百度搜索 丞相的病弱嬌妻 天涯 丞相的病弱嬌妻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虞卿走遠后,朝意收回視線上了三樓,走到了江一韻所在的房間。

    房門被推開,江一韻以為是虞卿又回來了,但是她抬頭看到的卻是一個女子。

    那女子一襲月白色的垂地長裙,袖口處朵朵俏美典雅的蘭花愈發襯得她一雙柔荑纖長白皙。,嬌小可愛的耳垂上帶著淡藍色的琥珀耳墜,頭上綰了一個溫婉的流月髻,斜插兩支珠簪,臉上帶著半截面具,露出來的另一半臉雖然美艷,卻又透著一股寒霜,隨著她腳步的移動,她腰間墜著的玉佩也相互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響。

    “砰”的一聲,朝意直接把腰際的配劍拿下來并放在了桌上,然后她才抬眸看向江一韻,江一韻正坐在桌子的另一畔,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朝意。

    “請問您是?”江一韻看著面前這個明顯來著不善的女子,禮貌地問道。

    “朝意,音雪閣左護法!

    冷冷地回答了江一韻的問題后,朝意拉開凳子,與江一韻面對面坐著。

    “你不該在這里!背庵敝钡乜粗豁嵳f道。

    她不該在這里?她還不想在這里呢,又不是她自己要來的。

    這么想著,江一韻撇了撇嘴,也把眼神從朝意身上移開。

    朝意看著江一韻這般模樣,卻以為她是不識好歹,因此語氣更加冷地說道:“你的出現,只會給閣主帶來累贅,你難道不明白嗎?!”

    在朝意心里,江一韻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一旦被人挾持,她就會成為拖累虞卿的絆腳石,而且她故意接近虞卿,指不定就是帶了什么不為人知的目的,所以,在不傷害虞卿的情況下,江一韻離他越遠越好,最好這輩子都永不相見。

    “閣主?什么閣主?”江一韻還沒明白狀況,所以有些困惑地問道。

    “你所認識的虞卿,是我音雪閣現任閣主,”朝意看著江一韻的樣子不似作假,所以解釋道,“而你,將會成為他身邊最大的累贅!

    “我為何會成為他的累贅,我明明什么都沒有做?”江一韻微微皺了皺眉,她覺得朝意現在就是胡攪蠻纏,鐵了心要往她身上潑臟水。

    而朝意則是一心認為江一韻只是個以色侍人的卑劣女人,所以她并不想過多糾纏,“總之,你不要出現在他身邊,這就是你對他最大的恩惠。閣主會被你蒙騙,但是我不會,希望你清楚這一點!

    “你什么意思,我......”江一韻可不想平白被人安上這個罪名,但是她想開口辯駁的時候,朝意卻又開口打斷了她。

    “我會找機會放你出去,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朝意就拿起桌上的劍,重重的把江一韻所在的門闔上,然后頭也不回地走了。

    對不起,朝意在離開的時候心里暗暗說了這么一句,把江一韻放出去,她又不知道出去的路怎么走,最后的結局只會是遇到巡邏的弟子,然后被他們當做闖入者處死,但是這都是為了閣主。想到這里,朝意眼里的自責換成了堅定,她不會讓閣主身邊存在一個不定時爆發的危險,絕對不會。

    在朝意走后,江一韻則是脫鞋了床,然后抱著自己的膝蓋,望著房頂發呆。

    一個個的,她走到哪兒都不受人待見,她嘴上說是要找到自己身世的線索,出來這么多天了,什么也沒找到,等她出去了,她還是回山崖下去好了,那里最起碼是她的家。

    ——

    “主子,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研語看著走在前頭的江瑜景,有些著急地問道,“再不找夫人,馬上都要出音雪閣了!

    “不急,等我們先出去!苯ぞ斑呑,邊看著手里的玉佩,眼神若有所思。

    “哎,也是,弟兄們還搬著箱子呢,行動確實不方便!毖姓Z看著身后那群人,嘆了一口氣說道。

    公皙初這女人真不是個東西,她要看熱鬧也就算了,干嘛把他牽扯進來呢,害他惹得一身騷,呸!研語想著,忍不住就想罵她了。

    “你們先下山,我去接韻兒!闭f罷,江瑜景的影子就不見了。

    而研語在心里暗罵著公皙初,還沒回過神,突然聽江瑜景這么一說,愣了幾秒才答道:“???哦哦哦!

    “噗嗤!焙箢^搬箱子的人里,不知是誰笑出了聲,研語立馬把頭轉過去看向他們,隊伍又頓時鴉雀無聲了。

    “走,去山下等主上!毖姓Z的語氣雖然和平時一樣,但是眼神里卻帶了一份凝重,嘴角掛起的笑,也與平日里有了些不同。

    ——

    江瑜景和研語等人分開后,按著自己方才記下來的路線,小心翼翼地躲過了巡邏弟子的視線。

    等一隊弟子過去后,他才從懷里拿出剛才看著的玉佩,玉佩通體綠色,在陽光的照射下十分水潤,而等江瑜景把它對準西邊的時候,那玉佩表面卻突然漾起一圈紅色。

    韻兒在西邊!

    在上次把香囊還給韻兒的時候,他就在里面加了一小把玉石碎屑,那玉石碎屑和他手中這塊玉佩是同一塊原石里開采出來的,兩者相遇,就會發出淡淡的光芒,上次韻兒在林木匠家失蹤,他也是靠這塊玉佩找到她的所在。

    其實這次來找江一韻,江瑜景的心里也沒有底,畢竟如果有人把她的香囊拿走,或者是她半路上把香囊弄丟了,江瑜景都不可能找到她,但是現在看來,上天還是眷顧他的。

    沿著玉佩光芒最盛的方向走著,江瑜景最終停在了先前虞卿安置江一韻的樓閣前。

    朝意坐在房里最先聽到外面的動靜,她把劍從劍鞘里拔出來,然后踢開房門,走到閣樓正前方的空地上,大聲說道:“不知閣下是何人,還請出來一見!”

    沒有人回答朝意,等她想轉身的時候,卻突然覺得脖子一涼,江瑜景已經把劍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并問道:“她在哪里?”

    “三樓!背庹f完這句話后,就被江瑜景點了穴道,定在原地不能動彈半分。

百度搜索 丞相的病弱嬌妻 天涯 丞相的病弱嬌妻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丞相的病弱嬌妻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mathi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mathi并收藏丞相的病弱嬌妻最新章節。

极速飞艇单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