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末世手記之黑暗 天涯 末世手記之黑暗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葉子在情急之下打不著車子,眼看著被喪尸圍堵我趕緊和狄巖一塊把她抱到后座,我這才上了駕駛座驅車離開。

    狄巖回頭看了一眼,接著鄭重的說道:“妹子我跟你說,剛才給你拽到后面的時候,我很小心的沒有碰到你……咳咳,我只是碰了你的胳膊和腰,別的地方絕對沒動,我以我的人格起誓……但磊子有沒有亂碰我就不敢保證了!

    說尼瑪的都是廢話,林月也在后面,你特么要想我被她弄死不如給個痛快的,別這么埋汰我。

    對我目露的兇光狄巖視而不見,他看葉子沒什么反應,又道:“怎么了妹子?你是生氣啊還是害羞啊還是嚇得?不至于吧,我們大風大浪都過來了,這點玩意還算事?”

    我從鏡子里看到葉子搖了搖頭還是沒說話,不過我倒是在心里說句實話,剛才葉子被我們從駕駛座弄到后座的時候,那衣服確實被扯亂了點……就一點!但我絕對沒亂碰。

    “你別貧了!”林月一恢復那勁又來了,直接打斷了狄巖的墨跡,然后攬著葉子問道:“怎么,有事就說出來,沒關系的!

    我開著車隨口問道:“你是不是因為剛才那幾次熄火,心里挺難受的!

    葉子沉默了一會,隨即輕輕點了點頭。

    “哎呀媽!這你都能猜到?”狄巖沖我抱拳說道:“真是太懂女孩心了!一看以前就研究過不少小女孩的心理,佩服佩服!”

    一想就知道了,還猜你妹,研究個屁。

    “你閉嘴!”林月又一次呵斥了狄巖,跟著又對我道:“你也好好開車!”

    狄巖這次還真是不出聲了,不過臉上還掛著笑……特別.賤的那種。

    挑明了葉子難受的原因,林月接下來就好勸了。其實也沒什么,就是葉子覺得自己差點害死大家,加上她本來就含蓄內斂還多愁善感,聊了沒幾句都難過的哭了出來,林月是好一陣的勸慰,最后把我都當成反面典型弄出來了,不過好在算是把葉子勸好了。

    拋開末世不提,在以前開手動擋起步停車的時候熄火也很正常,老司機都會遇到這種情況,但對新手來說這時候無論你在哪都別著急,后車按喇叭你讓他按,他著急讓他隨便超,自己先穩下來,再著車行駛,否則越著急就可能越麻煩。

    當時葉子處在那種環境熄火,她能知道趕緊再著車就不錯了,換做有些人可能當時就愣住了,這時候不看你熟不熟練,就看你心理素質。

    接下來大概又是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們一直在尋找可以南行的道路,結果不是廢墟廢車堵路就是尸群橫行,沒有一條可以痛快行駛的,墨跡這么久實際上沒往南走多少。

    這期間我們還三次遇到了龐大數量的尸群,整條街道一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頭,別說車了,就是開個tank一邊轟炮一邊走都沒戲。

    有一年春節我們去北京旅游,順道去了地壇那兒的廟會,從雍和宮下地鐵到東門入場再到最后出來,那人群基本就和現在看到的人頭差不多了。

    一次又一次的試行失敗,我們已經漸漸接近了玉天市的東部遠郊,這里喪尸的數量倒沒有之前那么多,但估計它們如果拉起手站開來也可以環繞市區半圈的。

    狄巖坐在副駕駛,單手托腮很是小資的看著窗外,道:“這可怎么弄,哪哪都是不死族,人.獸精靈都哪去了!

    人.獸……

    林月道:“天都擦黑了,石頭,要不你看看哪里合適落腳吧!

    “嗯!

    這時對講機里也傳來道:“1號車1號車,打算怎么的,繼續走走看還是先找過夜的地方,說實話我還真餓了,完畢!”

    我回復道:“走吧,看看哪能過夜!

    再這么沒頭沒腦的試下去也不見得有什么好結果,過不過夜的好說,主要是大家也該吃點東西了。

    看著周圍的殘垣斷壁,我看我們真不能找樓房了,而且還得躲遠點,指不定什么時候這些樓就塌了。另外照雷羽之前的說法,他那時候從安全所逃出來,還幾次差點被飛機.炸.死在樓里,所以這個也不得不防,別沒死喪尸手里倒掛在自己的炮.彈底下了。

    再者,樓房里的煤氣罐或是天然氣管道什么的現在都能算是易.爆.物品,能躲遠點就躲遠點。

    就在我們尋找可以安全落腳的地方時,后方突然傳來了轟鳴聲;仡^一看,就發現有幾輛摩托車正朝著我們追來。

    “什么玩意?不會又是打.劫的吧?”狄巖探出頭去看了看,道:“這尼瑪是進了賊窩了怎么的?”

    “不見得,看情況吧!蔽译S手拿起對講機道:“后面有摩托,當心點!

    “放心,我們比你們先看到的好吧。完畢!”

    我們的速度不算多快,摩托車隊很快就追上來了。

    “一二三四,四輛摩托,一車坐了倆,總共八個人,嘖嘖嘖,磊子我跟你說,這絕對是來者不善!

    我從反光鏡看了一眼,確實如狄巖所說是四輛摩托,每個摩托除了騎手還帶一個,總共八個人。之所以說他們來者不善,是因為每一個坐在摩托后座的人手里都拿著根三指粗的鐵棍。

    “這就是所謂暴走族么?”狄巖調侃道。

    是不是暴走我不知道,但這一幕讓我想起上中學那會,在那個‘古惑仔’和‘謝文東’盛行的年代,學校門口一到放學點總是會有一幫騎摩托的二十來歲的伙子堵在門口,或者認識或者不認識,要么是接人要么是碼架,要么就是收小弟什么的,有幾次我在校門口等胖子出來,有的人還問過我要不要認大哥,結果后來胖子一出來也就沒人問了,那小子原來還混得挺開的,咳,扯遠了。

    回到現在,四輛摩托先是追到了雷羽那輛車旁,接著其中的兩輛加速來到我們旁邊,然后每輛摩托后座的人像是約好了一樣,都拿起棍子開始敲我們車頂,同時還喊著——

    “停車停車!”

    “快他.嗎停車!草泥馬的!”

    “說你呢聽見沒有!還開?作死那?停車!”

    這幫人在外面叫的兇,狄巖在車里解說的也很開心,道:“嚯!現在摩托a和摩托b已經包圍了我們1號車,摩托c和摩托d包圍了2號車。兩股勢力已成膠著狀態,且看大磊同學如何應對……”

    我懶得搭理他,更懶得搭理外面的摩托abcd,一邊踩油門一邊用對講機說道:“甩了他們……”

    話還沒說完,我這車旁的摩托a就先加速開到我們前面,然后開始減速壓車。

    我掰了把輪,想從旁邊超過去,結果摩托a那騎手又給我擋上了,他后座那人還回頭繼續叫囂——

    “他嗎的還想跑?趕緊停下!就說你那!開車那孫子,給我停車!”

    除了這輛,旁邊的摩托b和后邊纏著雷羽那車的摩托cd也是一邊敲我們車頂一邊叫罵。

    我真是不想跟他們較勁,只好又掰了幾次輪,可總是被擋住,那就沒辦法了。有些蒼蠅,你不招他他招你,你不干他他沒夠。

    “坐好了!蔽译S手把對講機扔給狄巖,跟著稍微降低了車速,等和前面的摩托a拉開點距離以后,我立即加油提速,照著它后屁.股就過去了。

    見我又開始加速,旁邊并行的摩托b第一個不干了——

    “草你嗎的!我讓你開!”

    眼看著摩托b后座那個人揚起棍子就要掄,這一下下來估計副駕窗戶差不多也就就碎了,我嘆氣的同時隨手掰了把輪,只是稍微帶了一下,結果這摩托b果斷被撞了出去,那種速度晃晃悠悠的沒一會就翻了,車上那哥倆也直接扎進了碎石堆……他可算是b了。

    我只是單純的不明白是誰給了這幫人自信的,反正我這車之前撞得就夠勁了,不怕再多幾個坑。

    翻了一輛車,前面擋著我那摩托a上的哥倆有點懵,他們速度降下來了,可我的速度上去了,結果就是一轉眼的時間,車頭直接頂在他們后屁股上。

    鐺!

    撞擊的瞬間摩托a后座那原本叫罵的伙子直接仰頭就摔我車前機器蓋子上了,還好沒撞到風擋。

    剛撞完我就踩了剎車,車子停住的時候,摔我車上這哥們咕嚕咕嚕就滾到了地上,而他原本乘坐的摩托和騎手直接就滑著摔向路邊了。

    昂,我不是沒給過你們機會。

    我沒立刻下車,先是看了眼反光鏡,后面原本跟著雷羽的那兩輛摩托cd現在也只剩下了一輛,另一個在更后面的地上癱著,看來是雷羽的杰作了。

    原本的四輛摩托僅剩下一個,八個人現在能站起來的也就剩倆了,最后這哥倆沒有停車,見同伴都倒了,他們直接騎車超過我們,然后就著一個小道拐進去就跑了。

    這時我拿起對講機告訴后車讓他們都不要下來,接著自己才下了車,隨即狄巖也跟了下來,我倆走到躺在車前的那哥們身邊。他正哼哼唧唧的躺在地上,臉色比雞屎還難看。

    見到了我,哥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大、大哥,你真撞啊……”

    我還沒言聲,狄巖就先撇了撇嘴,說道:“嘖嘖嘖,我說你們怎么想的,就這么跑我們前面擋著。我這是汽車你知道么,碰瓷也不用這樣啊,再跟你說了,你以為我們撞了你還得帶你去看病么?這家伙交通.法.學的夠好的,可惜現在這世道不通用了~”

    “你、你說什么啊……”

    “我是說啊,”狄巖蹲下來摸了摸那哥們的腦袋,又撣了撣手,接著用他特有的語速開始說道:“我們開車出門,圖的就是個方便快捷,滿大街的土,滿大街的堵,擠地鐵的孩子得練武!你說這不開能行么?另外要是買的起好車呢,也有開著舒心和掙面兒之類的意思,但最重要的還是安全,安全第一!”

    “誰出來也不想找事,我們規規矩矩開車,可你說你們這個騎自行車的走道的就這么在機.動.車道上橫沖直撞,連看都不帶看的,闖紅燈?完了看有車來還是慢悠悠的走?車子按喇叭你們還牛哄哄的哼哼,這個那個的?是,我們是不敢撞你,磕了碰了不管誰責任還得給你們看病,很人性,但你要知道開車的人不可能所有時間100%的不走神,萬一就在那剎那走神了呢?你拐彎看都不看突然沖出來我是想剎車我特么也得剎的住!真說出點事你怪誰?你說你趕上我這么個良好得體大方有位的新時代青年還能跟你說理論道,萬一你趕上個暴脾氣還姓李的可怎么弄?”

    “都說了我們出門也不想找事,大家都規規矩矩的上路多好,你說你就為趕這么兩分鐘的近兒省這么兩分鐘的事兒賭這么三分鐘的氣兒,真磕了碰了弄得自己一身傷還給別人添麻煩你惡不惡心!就趕這大過年幾天路上清靜,我好不容易撒了歡似的開車,他嗷兒竄出一輛三無代步車沖到高速中間開的比我還歡實瘋了吧你!”

    “我跟你說啊,開車有規矩的有不規矩的,走道的也有規矩的有不規矩的。就怕換位思考,我們開車的到了走道的時候也注意,你們走道的就不能體諒一下開車的么,誰沒有開車坐車的時候?誰沒有走道騎車的時候?將心比心啊孩子!我最煩碰上倔老頭了!我還跟你說…”

    ……

    “等會!……哥…大哥…我們……我們就是想打個.劫而已……而且我們……騎的是……摩托啊……”

    “我知道你丫騎摩托的,你特么要是在這世道騎自行車還敢上高速還敢打.劫我們,我特么直接撞你轉著圈撞你!我我我還跟你說了…………”

    狄巖炮筒子似的一段話給我說愣了,隨口問了他一句:“你干嘛這么激動……”

    狄巖一聽,頓時一股蛋蛋的憂桑浮上面容,說道:“不要問我怎么懂得,那是多么痛的領悟~~”

    “看你這德行以前是不是……”

    沒等我再說狄巖就接過話道:“不說讓你別問我了么,我跟你說我那時候……唉!算了算了,好漢不提當年勇,正所謂,當年頂風尿三丈,如今順風滋一鞋,唉……”

    --你去死吧。

    我是不再言聲了,但這會地上這伙子已經徹底被狄巖折服了,“哥……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狄巖一聽笑了出來,道:“唉!這就對了!我跟你說,大家能活下來都不容易,所以就要互相諒解,你說你們這算生活所迫吧打.劫我們,你們也專業一點啊,弄個破摩托過來擠汽車,完了我們不搭理你你還沒完沒了了算怎么回事?你這幾個小哥們死是死不了,但肯定都受傷了,你說你們偷雞不成蝕把米,圖什么?你要知道,欠招有欠招的學問,你沒這金剛鉆你非攬這煤氣活兒!想學挖墻角技術,到老北方洋洋技術學院!所謂不想當老師的劫匪不是好騎手!您瞅準了,黑天十六必治!Hakulamatata!”

    “大哥!我錯啦!我都說我錯啦!我錯的都不知道您在說什么啦!哥!放我過吧!”

    倒地小伙幾聲竭盡全力的嘶喊也讓狄巖從演講的沉醉中清醒過來,他又瞄了一眼地上那人,又看了看我,這才說道:“好了,我說完了,你該干嗎干嗎把!

    我撿起地上掉著的那根鐵棍,道:“我只是下來拿這個!

    說完我就拎著鐵棍往回走了。

    狄巖比我慢一步上了車,他坐在副駕一邊系安全帶一邊有點詫異的看著我,道:“我還以為你得殺個一個倆的!

    我沒理他,剛才下車的時候我刀和槍都沒拿,殺什么殺,再說我看你都快給人說死了我也不忍心下手了。

    我把撿來的鐵棍放到座位底下不礙事的地方,準備待會把這給雷羽,他原來一直用的銅塊沒了,現在他那就一把槍還沒幾發子.彈,回頭就把這棍子也給他。

    之后我再次啟動車子倒了幾步,繞開躺在車頭前被說的半死的那個伙子,繼續向前開去。

    這件事本身對我們并沒什么影響,但后來當我看到狄巖有些輕松的表情后,我忽然意識到,剛才他那一大段講訴看著是不著邊,實際上或許只是他想發泄一下。

    這段路程我們一直在尋找南行的路線可一直沒成功,一次次的找路失敗弄得每個人心里都不好受,就算是狄巖這種樂天派也會有憋屈的時候吧,發泄一下也好。

    時間很快又過了半個小時,天也擦黑了。這半小時里我們又試著找了幾條路,但結果和之前一樣,不是有成群的喪尸就是有崩壞的路段,根本沒法走。

    最后,我們兩輛車停在了一片方圓大概千八百平米的空地上,這地方估計原本是打算建點樓房屋子什么的,但現在也就這么擱置了,滿地除了土堆就是荒草,四周還用一人多高的圍墻圍了起來,只在南北兩側各留了一個出入口。

百度搜索 末世手記之黑暗 天涯 末世手記之黑暗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末世手記之黑暗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Hakula 黑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Hakula 黑并收藏末世手記之黑暗最新章節。

极速飞艇单双技巧